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新闻中心法院简介审务公开队伍建设法学园地案件快报荣誉展台裁判文书法律法规专题报道

 

对“孝”的些许感悟

发布时间:2015-09-02 09:49:29


对“孝”的些许感悟

辛阳阳  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区法院北沼法庭

 

 

 

 

“崖山之后无华夏,明亡以后无中华”,关于这一论题真伪的讨论一直存在着,也许表达的观点太过于绝对,但不可否认的是远古的、正统的中华文明在朝代更迭中经历了诸多劫难,被我们现代人传承下来的已经鲜少了。

 

 

 

 

我们总是钦慕西方的法治,“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在铺天盖地的拆迁中,站在被强拆过后的残垣之上,不禁让人想起普鲁士城堡里的那间小磨坊与威廉皇帝的故事,也许小磨坊的主人是幸运的,幸运的不是小磨坊被拆之后还可以复原,而是其能够生活在法律能够被信仰的国土。提及法治与西方文明,我们不得不去思考基督教与《圣经》,现在多数学者认为《圣经》奠定了人权的基础和框架,可以说一部《圣经》衍生出了西方的法治文明,或者说现代资本主义文化肇始于基督文化。

 

 

 

诚然,法治的建立应该拥有共性的内容,或者说既定的模式,但,法治也应包含个性的,与众不同的特质,比如,我们的法治建设与发展就应当包含有我们中华文化特有的品性。我们也可以,更确切的说是应当从传统文化中挖掘真正属于我们中华民族的内涵,并将其演绎为可以屹立于世界法学的中国法学,而不是继续照搬西方模式,沦为西方文明的附庸。正如喻中老师曾经在著作中写道:“如果按照西方化或现代化的理论范式,把西方法律的过去与现在当作中国法律的未来……这样的中国法学,不仅失去了与中国文化传统的血肉联系,同时还将阻碍对于中国文化传统的理解与尊重。”

 

对于正统的上古文化的认知,我们¬——新时期出生的一代都太陌生了,大多人连古汉语都不认得,更不用提对传统文化的正确理解以及发扬了,正可谓“不肖子孙”。中国古代的文化是家国文化,在家族中父亲的权力是至高无上的。根据《说文解字》对“父”的解释:“矩也,家长率教者,从又举杖”,可见“父”这个字本身就蕴含权力的意义,而这种权力的范围从这一家族开支消费的财政权,到祭祀祖先宗庙的宗教权,以及家族内部规范训诫的惩罚权都罗列在其中。家族中所有的人口——包括他的妻妾子孙和他们的妻妾,未婚的女儿孙女,同居的旁系卑亲属,以及家族中的女婢,都在他的权力之下,都在他的手里。这种父权的强大甚至到了国家法律对父权统治的承认与支持。

“凡诸卑幼事无大小,必咨禀于家长”,父亲是一家之主,其所发布或者表达的意思即命令,全家人口都要受其绝对的统治与领导。可以说不仅家族中的物质财产属于父亲,甚至是子孙也被视为其所有财产之一。纵观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就会发现封建家族制中的许多子女可以被其父做为典物而出质或出卖,进而失去独立的人格,所以子女对自己人格的保护也就无从谈起了。对于子女人格权的漠视是与现代法治精神所严重背离的,这种守旧的人权观理应被时代所摒弃。

中国古代的政治制度的构建是以家族为基础的,正所谓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脉络模式,每一家族能维持其单位内的秩序,进而对整个国家、社会负责。这种家国文化应该是我们在找寻我国法律坐标与发展方向的问题上承继的传统,尤其在民法典亲属篇的制订中,我们不能一味的“西化”,将西方宣扬极富个人主义的“城堡文化”嫁接到我国法律之中。

在父权为统率的亲属团体中,做为父母与子女这一对立的亲属主体,双方在这一制度中的所应承担的义务是不同的,可以简单的概括为“父慈子孝”,这不仅是儒家文化所宣扬提倡的,也是我国传统文化的内核。“孝”最初所表达的只是人世间最为朴素、朴实的情感——人都有父母所生所养,父母慈爱子女,子女敬爱父母。

对于“慈”与“孝”内容的理解,从制度规范层面来看,“孝”的内容大体包括四个方面,第一,对父母心存敬意,精心侍养,甚至能够做到容忍父母的过失或者罪责;第二,维系家庭和睦,父母在世不能别立户籍;第三,生育子嗣以期延续家庭香火;第四,对于父母的丧葬以及祖先的祭祀都要合乎礼制。但是从中医学的角度来看,“为人父母者,不知医是为不慈;为人子女者,不知医是为不孝。”中医与正统道家一脉相承,也主张“天人合一”与“道法自然”。作为父母,懂得中医学知识后,可以了解与尊重子女的先天禀赋差异,进而按照子女的特质品性去教育抚养。而作为子女懂得中医学知识后,可以理性的照顾年迈体弱的父母,使得父母老年生活能够食饮有节、起居有常,进而颐享天年。

无论古今,在中华大地上,作为父母谁都愿意或者说期待“子孝”,所以才有了二十四孝的标榜,从舜对其异母的忍让感动天地,到董永的卖身葬父;从王祥为了母亲能够吃到鲜鱼而卧冰求鲤,到庾黔娄为探知父亲疾病程度而尝粪忧心;从朱寿昌为找寻亲母而决然弃官,到黄庭坚亲自为母亲洗刷溺器……二十四位孝子的故事足以感天动地。孝文化,或者说孝精神一直都在中华民族中传承着,2006年度感动中国的谢延信就是其中一位,新婚不久妻子因病去世,他义无反顾的担负起替亡妻照顾多病的岳母、瘫痪的岳父、以及呆傻的内弟的责任,并且三十年如一日毫无怨言。

任何事物的发展如果走向极端都是畸形的,如果将一矛盾体对立统一的两面割裂开来,只强调或者宣扬某一方面,这样的学说无疑是伪命题。孝的内涵历经各朝政治家的演绎与解释,慢慢由最初蕴含最朴实自然情感的伦理之孝——“善事父母者孝”,演变为维系君王统治与社会稳定的政治之孝——“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君子之事亲孝,故忠可移于君,事兄悌,故顺可稳于长,居家理,故治可移于官”,最终演变为父子关系绝对的不平等,单方面要求子对父的义务,并以此确立封建纲常的法律之孝——“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君叫臣死,臣不敢不死,父叫子亡,子不敢不亡”。可以说在封建社会的中后期,对孝的理解走向了极端、愚昧与非人道,孝从子对父的亲情美德彻底地沦为了统治阶级维护其政治地位的工具。

孝一旦脱离了最质朴纯真的情感,沦为奴化的工具,就势必成为束缚自由、阻碍进步与造就悲剧的罪魁。也正因此,才激发起进步人士的批判与抨击,新文化运动中“打倒孔家店”的声音不绝于耳,孝也必然成为其攻击的对象。正如《后汉书》所言“逮至清世,复入矫枉过正之检”,任何对过往错误的矫正难免会走向另一个极端。“文革”期间,孝也被贴上了“封建道德”与“历史垃圾”的标签,当孝不再是衡量个体人格的标尺,渐渐地人与人之间的诚信也漠然了,欺诈与背叛成为了“现代化”的代名词……慢慢的,我们这一代成为了没有信仰没有灵魂的躯壳,行尸走肉般的游荡在这个世界上,茫然的两眼饱满的充斥着两个字——金钱。

如果说极端与非人道的愚孝导致了晚晴以后人们对孝的批判与否定,那么,同样极端与非人道的不孝也导致了现在人们开始对孝道的反思与重视。“与优良传统美德相承接”的口号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建设中提出,对于孝道研究与解读的各种图书杂志开始大量的涌现与出版,社会主义道德体系与价值观在重新确立。

南怀瑾先生曾经对现代的孝道表达过自己的观点:“现在人不懂孝,以为只要能够养活爸爸妈妈,有饭给他们吃,像现在一样,每个月寄五十或一百美金给父母享受享受,就是孝了……光是养没有爱的心情,就不是真孝。”的确,在回报父母的生育与养育之恩上,我们还差的很远。

一提起佛教文化,大多数人认为出家人六根清净、不问世事,甚至有的人抱着逃避社会责任的心态求佛出家。其实,真正了解佛教文化之后就会发现,佛教也是非常重视孝道与人道的,正所谓“欲修佛道,先行人道,人道修好,佛道自成”,佛教的祖师释迦牟尼佛也是孝道的楷模,佛陀一开始出家时遭遇父母反对,要求佛陀娶妻生子才可以出家,佛陀顺从了父母的意思,这才深夜离宫出走,遍访明师,探求人生真谛。等到佛陀的父亲去世时,佛陀亲自与阿难两兄弟,以及其子罗侯罗四人将父亲的棺木抬到灵山安葬。在佛得道后,为了报答母亲怀胎十月之恩,亲自上利刃天为其讲说《地藏经》。佛陀一生都在践行孝道,这无不令我们芸芸众生为之感动。在佛教传入中国后,《父母恩重难报经》也在后汉时期被翻译过来,也正是因为佛教也极其重视孝道,所以才被民众所认同与接受,才能与传统文化相融合。

“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足以自行”,在对我国现行法律法规的完善上,理应对孝道给予正确的评价与合理的吸收。例如,基于中国特有的家族文化与孝道观念这一国情与风俗的考量,在刑事立法中,对于谋害近亲属的犯罪,尤其是侵害父母生命健康的案件,在量刑上对于行为人做出从重的刑罚处罚也是可以,甚至是应当为之的。

放下心中固有的偏见,用广博的视野去审视传统文化中的“孝”,用理性去传承上古文明,期待传统美德与现代法治的完美对接与融合。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